两颗心的距离 - 第2页

views 所属分类:言情小说
作者:佚名   发布于 2019-03-20 15:29:17
收藏

来的时候,见他爱理不搭的,就知道风暴还没过去。

  “爹地啊,你还在生气喔?”她挨靠过去,扯扯对方袖口。

  “你也知道我在生气?”他家里倒是养了好大一只老鼠啊,专咬他的布袋。

  丁又宁干笑。“我这也是逼不得已啊,你知道的,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嘛——”

  “身不由已?谁逼你脱衣卖肉了?”他是少她吃还是少她穿了?再不给她点颜色瞧瞧,她还当家里没大人,哪天真给他拍三级片去了!

  “什么脱衣卖肉!这是艺术、艺术!艺术是无价的,你明白吗?我这叫为艺术牺牲!”她义正辞严、一本正经地纠正。

  “嗯哼。”完全意味不明的哼应。

  “说良心话,拍出来的效果,你觉得有很淫秽?低俗?不堪入目?有丢你的脸,低级到想把我吊起来毒打?”

  倒没有。

  严格来说,严君临只是利用这次机会,给她一点警醒,要她别忘了形,迷失在纸醉金迷的圈子里,遗忘最初那个纯真美好的自己。

  “爹地,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。你放心,我会挑剧本,不好的戏,给我再高的价码我都不会演,会让爹地生气的事,我绝对不会做。”

  她知道严君临的底线在哪里,也绝对不会去踩。

  “我记得自己答应你的事。我会乖乖的、不变坏。”

  严君临静了静,她一会儿,才道:“你没让我丢脸。”

  他一直都不觉得,养这个女儿有让他丢什么脸,宁宁,是他的骄傲。

  知道宁宁是他养女的人并不多,宁宁稍大些就不常来公司走动,识得她的也就这层楼几个高阶主管,高中毕业去瑞士读书,回来后走入演艺圈,模样与清新稚气的国、高中小女生已有一段差距。

  对外,她从来不说、甚至是有些刻意避讳去提他们的关系。

  后来玩票性地走入演艺圈,误打误撞成名后,更是鲜少来公司走动,他知道,宁宁是担心自己的工作环境,会为他带来困扰。

  他是生意人,不喜面对镜头,更讨厌被狗仔追着问花边、绯闻、八卦,数年前与向怀秀那段,差点闹上社会版,着实让他烦扰了一阵子。

  她不容易风平浪静,逐渐被世人所遗忘,他安于现下宁馨平和的小日子。宁宁也懂,总是避免因为自己的关系,让家被媒体追着跑。

  他家的女孩,打小就乖巧、贴心,懂事到让他有些心疼。

  第一章  江湖救急(2)

  严君临不擅于太温软的言司,叹了叹,就仅是抬手,摸摸她的头。

  丁又宁笑开脸。“和好了?”

  大老爷赏她两颗白果子。“一旁玩沙去。”

  于是,丁小宁小朋友,哼着小曲儿到一旁愉快翻杂志去了,还自动自发替自己冲了杯咖啡,完全当自己家的自在。

  泡完咖啡回来的路上,经过财务经理办公室,见着迎面而出的身影,不由“噫”了声。

  “怎么又是你。”对方蹙眉。

  她也想问。丁又宁啼笑皆非,直觉道:“我没跟踪你喔!”

  赶快先澄清。

  “我没这样想。”蔺韶华神色缓了缓。

  严氏企业顶楼的高阶主管办公室,也不是她想跟踪就能随随便便上得来的。

  “你在这里上班?”

 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

  蔺韶华本能欲答,临出口前又觉口气太冲,硬生生改回:“不是。”

  “啊,对了,你等我一下,一下下就好,先别走喔。”未待他回应,丁又宁快步离开。

  一回来,开口便道:“爹地给我钱——”

  严君临看向朝他伸来的纤纤玉手,抬眸讽道:“丁又宁,你还真孝顺啊,在外头就只学会了如何啃老?”

  啃得真坦然。

  “爹地本钱雄厚,我啃不干啦。”丁又宁干笑。“刚刚跟路人借钱来坐车投靠你,我要还他钱。”

  “你可以再迷糊一点没关系!”严君临没好气道,一边从挂在椅背上的西装外套内抽出皮夹扔给她。

  丁又宁收了打赏,一溜烟又跑回去找蔺韶华。

  “感恩尊下仗义,施以援手,两百块大洋双手奉还。”前阵子一部古装戏刚杀青,时空还没调回来。

  轻快俏皮的调性、再搭配招牌甜笑,一般人少有不买帐,偏偏眼前这个好像是例外,只觉轻佻浮夸,漠然收回纸钞。

  “欸,你是不是很讨厌我?”丁又宁又不是傻的,多少还有点知觉神经,知道这男人对她好感度极低——

  不,更正确来说,是能不熟就多不熟,排斥意味浓厚。

  蔺韶华意味不明地瞥她一眼。“重要吗?”反正是不会往来的人。

  是不顶重要啦,她也没自恋到觉得全世界都该喜欢她,但,没有理由被厌斥,滋味总不会太美妙。

  “欸,我跟这里的老板关系还不错,需不需要我帮你说一声,让你比较好做事?”既然不是这里的员工,应该就是合作对象之类的,她很努力想释出善意,表示友好,这样能挽回一点点低迷的人气值吗?

  能在这层楼随意晃荡,且自由进出总经理办公室,可想而知“关系”有多好了。

  蔺韶华凛容。“不需要,谢谢。”他靠的是实力,不是关系。

  完全不领情,转身,走人。

  应该……厌恶感再更上一层楼了。她很有自觉。

  碰了一鼻子灰,丁又宁又一脸挫折地返回总经理办公室。

  “爹地——”她好幽怨地喊。

  严君临在忙,没理她。

  从小就是这样,大人在忙时,她就很乖地闪到边边自己找乐子,虽然有时还是会觉得寂寞,更小的时候不懂事,童言无忌,还跟爹地说:“不然你跟叔生一个妹妹陪我?”

  现在想想,简直蠢毙了。

  严君临审完一份急件,抬眸投去上瞥。

  “我有这么顾人怨吗?”她抓紧时间,行使发言权。

  真的,她刚刚很努力回想,把遇到那男人之后的每一个细节都回想过一遍,还是想不出自己哪里言行失当,让一个初识的人,明显厌斥她。

  她觉得,对方是好人,面冷心善的那种,虽然一另很想离她愈远愈好的模样,听到她有困难,仍停下脚步,施以援手。

  当然,这也不是代表他百分之百就是上好人,一切都只是她的直觉罢了,而她的直觉,向来很准。

  所以她就更不懂了,自己究竟是哪里得罪了他?她有很认真在检讨自己,但——目前为止,还没检讨出个所以然来。

  严君临没回她,于是她又认分地自己安静玩手指。待手边的急务处理完毕,收拾桌面与她一同下楼,开小差,喝一上午茶。

  “大老板公然跷班,真的可以吗?”她打趣道。

  严君临不冷不热地扫她一眼,某人倒很懂得适时卖乖,笑意甜甜地挽上他手臂。“知道爹地疼我。”不然他哪有吃下午茶的习惯呀,忙起来没忘记吃正餐就不错了。

  电梯开启时,她不忘谨慎地戴回口罩与墨镜,免得不慎被狗仔拍到,目光扫视周遭,见那男人还没走,正在与员工确认资料,朝她望了一眼,又收回视线,她也没多此一举上前去打招呼。

  严君临忽道:“我第一眼,也很不喜欢你表叔。”

  “咦?”慢了半拍,才领悟到他是在回答她稍早的问题。

  有这回事?都没听叔讲过。可就算是这样,现在还不是爱叔爱得死去活来。

  “不了解你的人,难免会因为自身因素、外在因素,而产生一些错误的认知与偏见,你永远想不明白自己哪里招人嫌,也不需要刻意去想明白,因为那不是你的问题。”

  “那你后来,是怎么扭转对叔的偏见?”

  “因为理解。能够理解你的人,自然便懂,不能理解的,也不必强求,就当无缘。”重要的不是别人怎么看她,而是她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莫失本心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只要,她一直都这么美好,那么,外人理不理解、喜不喜欢她,就纯粹是缘分问题。

  “嗯,我明白的,爹地。”

  “要我去说吗?”

  “啊?”现在话题跳到哪了?

  “他是我们公司委托的会计师,名字我得去查一下。”上一期的财报是他做的,名字只大略扫过一眼,日理万机的大老板没在记这个的。

猜你喜欢
言情小说
279 次观看   2019-03-20 15:29:29
言情小说
169 次观看   2019-03-20 15:29:17
言情小说
255 次观看   2019-03-20 15:29:42
言情小说
586 次观看   2019-03-20 15:29:54
言情小说热门小说
言情小说
586 次观看  
言情小说
279 次观看  
言情小说
255 次观看  
言情小说
169 次观看  
猜你喜欢
言情小说
586 次观看  
言情小说
279 次观看  
言情小说
255 次观看  
言情小说
169 次观看  

© Copyright 2018 【YM源码】#YMYS007 苹果CMS V10X站源码H站源码宽屏粉色手机自适应在线播放美女视频模板. All Rights Reserved
Made with by ys007.ymyuanma.com icp123 统计代码